李國威:做最好的溝通者,內向的人也能做好公關


4月26日,由品牌轱轆學院主辦,雪領新媒體《營銷奇葩說》聯合主辦的“品牌公關突破力?公關三十載,大佬們的專業智慧分享”第五期線下沙龍在北京舉行。人稱“姐夫李”的前通用電氣(GE)中國品牌與傳播總監李國威在沙龍上作了《內向的人能不能做公關》的主題演講。
李國威,聞遠達誠管理咨詢公司總裁,資深公關和媒體人,曾擔任通用電氣(GE)中國品牌與傳播總監15年,領導GE在中國的廣告、公關、企業社會責任、聲譽管理、危機傳播管理,曾在通用汽車、華晨汽車、生力啤酒擔任公共傳播職務,前新華社國際部、倫敦分社記者;人力資源測評工具Lumina認證師,著有職場暢銷書《金領手記-領導為什么不生病》,《中國廣告》、《國際公關》專欄作者。
李國威
以下是李國威的演講實錄,經有言編輯,有所刪減:今天跟大家聊聊公關這個行業,說到公關大部分人覺得做公關的人大多應該都是外向型的,那么內向的人到底適不適合做公關?

 

答案是,適合的。

 

 

一 、工作是理想和現實的一種妥協

 

為什么這么說?以我個人為例,給大家講一下我的職業發展故事。

 

大家叫我姐夫李,因為我的英文名叫Geoff Li,最早我在新華社做記者,1996年開始去外企工作,在通用電氣(GE)做了15年,去年出來自己做獨立培訓師和咨詢人,這是一個職業變化。

 

為什么會有這樣一個變化?每個人一輩子的職業梳理下來可能有三個層面的東西,第一就是要找一份工作,第二是找一個職業,再往上就是要實現我們的理想,實際上我們思考問題往往還是從第一份工作開始。

找工作實際上是一種妥協。比如我女兒現在上大一,我就在想她應該找一個什么樣的工作?其實,我們在大學所學的專業和接觸的知識跟將來的工作之間的關系是越來越弱的,但也沒辦法避免。中學時候我受語文老師影響,特別喜歡文學,那時候學習成績還可以,高考分數也還行,所以上了國際關系學院。平時一直喜歡寫東西,但是總寫不好,覺得跟世界交流不用文字好像表達不出來,于是我就學了外語想做記者。

 

大學時候學生會競選,競選要上臺演講,跟我性格不太匹配,所以我去了學生會的記者團,那時候沒有網絡,就是寫黑板報和印刊物。學校食堂開了新小炒,會先叫我們學生記者去嘗,然后宣傳,當時覺得做記者感覺特別好,一種特權。

 

我其他的愛好也圍繞這種內向性格,玩鍵盤、玩樂器,以前學手風琴。中學我們班大合唱,我拉手風琴伴奏,我們班總得第一名。到了大學,我跟劉歡是同校,他在前面放聲唱,我在后面給他伴奏。我很喜歡在幕后,很喜歡用鍵盤,先是琴鍵,后來是電腦鍵盤,用寫作,用手指頭來表達對世界的關注。研究生畢業以后去新華社做編輯,剛工作的時候正好趕上海灣戰爭,聯合國把伊拉克從科威特趕出去,那時候我特別喜歡上夜班。新華社有一個刊物里有一篇講我們編輯室的故事,其中有一段說,“剛剛開戰,就見值班編輯李國威拿著外電從外面風風火火的沖進來,嘴里喊著打起來了,打起來了”,特別有場景感。他們說我是一個戰爭販子,愛熱鬧,其實我是很悶騷的一個人,表面文靜,內心八卦。

 

1993年,我在英國新華社駐倫敦分社工作,我到的第一天,天氣特別的冷,英國好像好久沒趕上這么冷的天氣了。當地報紙報道英國經濟很不好,我就隨便寫了一篇文章,叫《不列顛寒冷的冬天》,分社領導說你怎么寫散文啊,不是新華體,什么詩人雪萊說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我說試試唄,雖然和新華社的風格不太搭,但后來總社還是把這篇文章還是發表了,還被評為當月好稿。

 

我覺得做事情一定要找一些不同的方式,保持一顆不安分的心,對世界充滿好奇,把你對周圍環境深刻的體會,用文字、用語言或用其他的方式分享出來,這是一個非常美好的過程。

 

那么,為什么說找工作是一種妥協?因為你要考慮你喜歡什么,比如你想成名,但又不能成名,你想寫作,但能力不夠。

 

理想和現實總有一個妥協。我選擇了妥協,我能夠用我的文字來記錄,但是我不完全以個人表達的文字為生,因為我產生不了太多的這種情感和觀察,要靠采訪別人,把別人的見解和情感幫助他們表達出來,間接地表達我對世界的看法。

 

后來我從記者轉成了公關,大家都問我為什么?對外官方的說法是尋求挑戰,記者記錄發生過的,公關創造新的事件。真實的原因是公關比記者收入高?,F在很多媒體人轉型,可以講理想,但收入還是一個主要原因。

 

二、不放過非本職工作中的學習成長機會

 

公關和記者都是做傳播,不同傳播方式之間有很多內在的聯系。

 

要考慮清楚自己的優勢,楊瀾出過一本書叫《我問故我在》,喜歡提問是記者的一個天性,她是一個電視記者她不寫。我作為一個文字記者,我就說“我寫故我在”。什么事情一定要寫出來,才表示我的存在。

 

另外,我的英文還可以,平時喜歡做一些日常的翻譯工作。再后來通過公司接觸到了很多大人物,參加公司全球CEO與包括我國總理、副總理、部長這個級別的會談,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額外的收獲,因為公關要有很高的戰略思維,和這些人在一起,聽他們之間的交流,他們對話之間所包含的智慧、挑戰、博弈,這種感覺其實提升了我的公關思維,傳播的技巧和傳播的能力。在這個過程當中,這種看似非本職工作的機會其實給你的幫助最大。人的內向和外向其實是矛盾的,某些情況表現為內向,有些情況下表現為外向。

 

我不知道大家做沒做過類似的性格測試?比如有一些類似的問題:

 

沒事的時候你希望一個人待著,還是愿意跟人交往?

你在派對的時候愿意跟人說話,還是愿意待在一個角落?

你遇到一個問題是希望跟人討論,或者自己思考?

 

作為一個內向的人,周末我可能不愿意參加那么多派對,白天工作,晚上還要去參加時尚高端的派對,我受不了。

 

但是在一些場合,如果你已經到了派對了,再縮到一邊是不對的。

任何活動,當你覺得特別孤單的時候,一定有一群人跟你是一樣的。所以,我建議內向的人,在這種時候可以主動一些,不放過認識更多人,探究更多秘密的機會。

 

?三、做最好的溝通者

 

我說公關是內向者的世界,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公關需要有一個思考的高度。

 

我記得我在通用汽車做的第一個公關就是公司講要把最好的技術帶到中國,然后讓它一直保持領先。當時別克轎車剛進中國,市場上的合資轎車還只有很老款的桑塔納,真正把先進的車型引進來,并且在中國成立一個合資的研發設計中心,這是別的外企沒做過的,是從中國市場的深度需求,中美關系未來發展戰略高度的決策,公關一下子就打爆了。

 

在GE做的大項目有一個叫“綠色創想”,我們是全球第一個公司提出“用環保來賺錢”,自己投資,與合作伙伴一起投資,環保不是慈善,是可持續的商業,這樣的行業洞察有強大的公關價值,那幾年我們做的廣告、公關,不僅影響了政府,影響了行業,還獲得了很多營銷大獎。 公關要了解這個世界發展的趨勢,要有足夠的深度和高度,內向人的思考習慣有助于產生這種高度,到后來你會發現理想和職業其實是一脈相承的。

 

在企業工作的時候,我發現有很多實習生總不說話,最后告別給他切蛋糕話開始多了。為什么不說話呢?大家可能也會有這樣的傾向,到一個大的機構以后,好像被一種規矩,一種文化壓迫,你內向的性格不用改變,但封閉的心態一定去掉,你可以深度思考,但有價值的思想更多是碰撞出來,不是自己憋出來的。產生清晰的想法是一個過程,把它表達出來又幫你提升一步。

 

其實寫作是一種特別好的表達方式,公關人能夠做到比較高的職位或者比較成功,一定在寫作方面是有優勢的。最近我做“公關50人”系列,采訪一些公關界的大佬,發現他們都在文字上非常講究,發給他們的草稿,錯字,標點符號都被他們挑出來,老公關的習慣。對公關人來講,寫作是一個非常重要素養。不要認為自己內向就不適合做公關,你可以是劉希平先生這樣的外向型,“讓天下沒有陌生人”,你也可以是悶騷型的,跟著我一起去寫,去表達我們對世界的好奇,對行業的洞察,生活的見解,做最好的溝通者。全世界內向者,聯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