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嘴八舌吐滴滴,品牌營銷的新突破?


在9月初,滴滴又一次把自己帶回了輿論的風口,而且還是“自找的”。沒錯,想必大家已經看過了滴滴和吐槽大會合作的《七嘴八舌吐滴滴》脫口秀。

作為用戶代表一方,脫口秀演員王建國、龐博、思文及司機代表用犀利幽默的語言吐槽了用滴滴打車遇到的各種問題,包括排隊時間太長、定位不準、導航不準、司機“無理”取消訂單等問題;作為被吐槽方,滴滴出行總裁柳青攜3位產品經理輪番上陣回應吐槽。

就連滴滴出行CEO程維都直接說:“我們是第一家花錢讓人來狠狠吐槽的公司”。

不得不說這次脫口秀節目在聲勢上是成功的,我甚至覺得槽點和笑點比常規的脫口秀節目更出色,也更接地氣。雖然節目是提前編排好的,但是也不妨礙營銷人對滴滴的這次行為投去贊賞的目光,就像網友說的一樣:敢于自黑有勇氣。

這不禁讓我們回想起滴滴以往的熱點事件,雖然因為種種出行問題和負面新聞被罵居多,但也沒有影響滴滴與用戶溝通,以及自我變革的決心。

通過這次吐槽大會,滴滴直面“黑粉”,將常見的質疑擺上桌面,放上娛樂節目,開辟了一個新的與大眾溝通的方向,這在品牌營銷上來說,是突破。

但也有人質疑:稿子是提前寫好的,問題也是老生常談的,如果得不到解決,公開吐槽豈不是在作秀?

對于不同的意見,雪領采訪間也聯系到了部分嘉賓,讓我們一同聽聽他們的聲音。

公關界的007

滴滴的自黑試營銷其實是一把雙刃劍。通過吐槽大會自揭傷疤的這種形式來釋放大眾對滴滴的負面情緒。從心理學的角度上來講,包括危機處理的角度上來講,這可以算是一種主動出擊。滴滴在釋放出低姿態,同時也表達出了一種善意。所以這種營銷在一定程度上減緩大眾對于滴滴情緒和厭惡感。

但是從品牌的角度上來講呢,通過自黑吐槽實際上并不會給品牌帶來長期受益,反而會使一部分人認為,滴滴承認了這些事實,那滴滴服務不好等負面就是真實存在的。所以這就相當于是品牌自己負面印象的認罪和加固。

我個人的建議是,當企業面對本身存在的硬傷等問題時,企業的自我營銷只是耍小聰明的伎倆。與其耍小聰明,何不將這些時間和精力用來真正把自己的服務做好呢?消費者要的不是一個喜劇演員,而是一個能提供服務和保障的平臺。無論如何營銷,別忘了自己真正的角色是什么,這才是最主要的。

萬能的大熊

我覺得滴滴的營銷做的還是不錯的,案例傳播都挺好的。比如說,當年競爭的時候用“四個小伙伴兒,三個用滴滴”這樣的創意宣布自己市場份額的例子等。但對他們來說,營銷在滴滴合并之后不是特別重要。我覺得滴滴最重要的還是能把服務做好吧。

沈虹

自嘲是一種自信的表現,品牌有膽自嘲,是品牌走向成熟的標志。柳青說,自從她做了滴滴,再也沒人夸過她。我相信她的成就感絕對不是要別人像夸一個小女孩一樣的夸獎,而是在商戰中不斷挑戰自己極限的滿足。無論我們愿不愿意、喜不喜歡,滴滴走到今天,已經成為許多人生活離不開的一個存在。

正因為生活日常、離不開,滴滴給大家帶來便利之余,遇到問題,必然也有些不得不去吐槽的“槽點”,這次的“七嘴八舌吐滴滴”節目之所以廣受關注,是終于可以有一個公開大鳴大放吐槽機會……何樂而不為?!就這樣,一場歡樂的吐槽大會開始了,你吐我吐大家吐,吐完了,其實就是心里釋然了,原諒了那些曾經遭遇的不快,感覺其實滴滴也不易!好吧……繼續我們的滴滴方便生活吧……這就是普通消費者的心理洞察,也是這次“吐槽”營銷的成功所在。

李國威 @姐夫李工作室創始人

滴滴吐槽大會把我驚著了,品牌竟然可以這樣玩,一方面是品牌營銷的突破,另一方面其實也顯示了互聯網時代品牌和用戶連接交互基本的基本形態,吐槽、自黑、平等,我們是朋友,我們是價值共同體。

大家都知道品牌應該這樣做,但是沒有滴滴這么徹底,這里面有品牌的見識,也有吐槽大會對內容、程序、槽點選擇、節奏控制的專業把握,可以說吐槽大會助力甚至主導完成了品牌營銷史上的一次重大升級實踐。

還有幾個重要的背景,一個是滴滴去年經歷過兩次重大聲譽危機,從去年八月到現在,滴滴公關在提升安全措施,發起公眾對話,建立社會共識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主導思想和方法都非常值得稱道;另外一個亮點是柳青在滴滴吐糟大會上的表現,與觀眾和員工的自嘲自黑互動,高抗壓能力、情商表現、公司核心信息在傳播上的把握,都令人欽佩。

自9月4日“七嘴八舌吐滴滴”在騰訊視頻上線以來,滴滴官方聲稱已經收到了一萬多條來自用戶的吐槽和建議,并做出正式回應,滴滴表示,在未來也會繼續聽取用戶的吐槽,“吐槽不是目的,轟炸歡迎繼續?!?/p>

也許吐槽只是一個形式,品牌敢于直面來自用戶提出的關于自家產品的問題,勇氣可嘉。也希望品牌在產品優化和用戶體驗上的用心,勝過自黑營銷的勇氣。開玩笑吐槽并不是最終目的,用戶才是品牌最需要溝通的人。

畢竟柳青在節目上很嚴肅地說過: